Friday, November 28, 2014

君王在位,民眾只好認命服從,明也昏也,是好是壞,賢也愚也,是善是暴,黔民自己拿捏,求其生存之道。對君王,只能包容,只能聽天由命,君王如何,看其壽數,吾王駕崩矣,嗚呼哀哉,太子立為新主再說。
舊時婚姻亦復如是。終身大事,嫁乞隨乞,嫁雞隨雞,嫁叟隨叟,嫁狗隨狗。合不合,不是重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平安過日子才要緊。只能包容,能過就過,不得太計較。況且古人壽命不永,臨盆分娩如委命劊子手,大丈夫一病,兩腳一蹬,一命歸西,嗚呼。
現在的婚姻可不是這樣。熱戀結婚,拍婚紗多羅曼蒂克,只要他願意娶我、她願意嫁我,就能締造幸福美滿的人生。蜜月過了,就開始挑剔:為甚麼妳不像電影裏的女主角那麼完美?以為你是白馬王子,怎麼不會讓我從此過著幸福無憂的日子?雙眼睜的大大的,只怕漏過對方的某一小缺點沒好好算帳。反目成仇,離了,沒關係!下一段婚姻必定幸福美滿:我不需要檢討,我不需要改進,只要換人,必定幸福美滿。
像不像現代民主選民對政壇的態度?
選舉前,選民愛候選人愛之如命,如火如荼,只要投他一票,就會創造人間樂園。選後,民眾就開始炮轟;眼中他怎麼做就是不對,就是無能,就是笨蛋一個。講話盡量狠毒不饒人,嚴以律人,寬以待己,從不想說民眾扯後腿他好不好辦事?在他的位置看是否有甚麼不同?他的責任重不重?只想罵個痛快,趕快換人做做看,因為只要這個人下臺,臺灣就要幸福美滿。

Thursday, November 27, 2014

Who says Americans have the right to bear arms? White Americans, especially wealthy white Americans have the right to bear arms, but for black Americans, having a gun is punishable by death, immediately, without benefit of trial. 
Yes, the kid was misbehaving, and yes he sure was stupid to point his toy pistol at people, but no, that does not amount to a crime punishable by death. He was only a 12 year old. Please raise your hand if you didn’t do anything stupid when you were twelve. If you raised your hand, I don’t believe you.
Oh, and happy Thanksgiving, too. 

Tuesday, November 25, 2014

Fascinating! Who can say what is going to pop up in the least expected place?
Bet you’ve never heard of the Saint Omer Library in a small town in northern France either. But that’s where somebody stumbled across a treasure: a first folio of Shakespeare’s works, published in 1623, only 17 years after the Bard died. It is one of the 750 folios known. Who knows what might turn up next?

Monday, November 24, 2014

難道臺北沒有人嗎?只有柯丶連兩個庸才?
柯文哲唯一優點是,他不是連勝文。
看樣子,臺北市要空轉四年。

Thursday, November 20, 2014

今天開刀,換人工髖關節。願一切順利。
為了開這個刀,走進醫院,看見眾生的病苦,我自認僥倖:換人工關節,現在是醫院的家常便飯,例行公事。
願所有眾生離苦得樂。阿彌陀佛。

Tuesday, November 18, 2014

新黨回來了。
這個黨很特別。二十年前,時值臺灣奇蹟,臺灣算經濟強國;大家看準臺灣將成為亞太金融中心,港日根本不看在眼裏,甚至很多人認為臺灣可以超越瑞士成為世界金融中心。在這種無限發展的憧憬,新黨崛起。
那也是街頭運動時。每次示威選擇在上班尖峰時間開始,我們城中區民很可憐,要上班沒路走。上班時,霹靂轟炸,都是怒吼辱罵,音量盡量放大,好像在戰場邊上班。下班回家時,路景面目全非,到處都是垃圾,到處噴標語。若有示威民眾逗留在那,最好不要正眼看,免得被罵。我們的學生來上課,過公園,迴避民進黨的政見發表會,不然會被壓去拍手。
(說明:我上下班路線過立法院,上班靠近總統府。)
新黨組織起來了,風格截然不同。每個人都很歡喜,搞不清楚他們這個party是參加政黨政見發表會或者另外一種party
黃大州、陳水扁、趙少康競選臺北市長的辯論會有一段可以點出三個黨的不同做風。捷運木柵線正在建,但是工程出了問題,請三位候選人評論。黃大州:「捷運工程出了問題嗎?不會吧!」陳水扁:「捷運是國民黨的東西,我們不要!我們把現有的工程拆除,恢復原狀,不要捷運。」趙少康從工程的專業知識討論如何補救、如何更有益的發揮捷運的空間等等。藍營票源分了,陳水扁當選,借用趙少康的方法。
(當時有人反對捷運,原因是「捷運是國民黨的東西」。三重新莊反對捷運,成功不讓捷運進入他們的地盤,這種勝利到現在才彌補。另一方面,已經規劃好了機場捷運,乘客到西門町辦好登機手續,行李交給航空公司,只需帶carry on luggage就在西門町上捷運到機場;建地已經買好了,準備要動工,遇到總統大選,陳水扁認為他們表示的「敬意」不夠,他當選後,勒令公司解散,整個計畫泡湯了。原來路線比現在的直,因為那時地價比較便宜;到現在還沒通車,臺北市區辦登機的計畫也付之一炬。)
當時不必問,年輕讀書人清一色都支持新黨。我試驗過,一百五十多人的班上問,誰支持黃大州?沒有一個舉手。陳水扁?只有一位舉手,是班上唯一的「老」學生,四十幾歲。趙少康?其它人都把手舉的高高直直的,臉帶笑容。
今年選舉有一位候選人的看板寫「板橋綠營唯一台大生」;若是當年新黨候選人,最高學歷列為台大的,有,但很高的比例是留學碩、博士,都是Stanford, UCLA, Berkeley等一流學校,沒有學店生。政見理智、深入、有遠見、有志氣,真的讓人覺得臺灣可以成為世界舞臺上舉足輕重的角色。所以新黨第一次選舉表現優異…..
….然後新黨煙消雲散,不見了。
十幾年前問,新黨在幹麼?大家已經忘記了「新黨」這個詞。不見了,不知道到哪裏去了。
臺灣的前途也不見了,在不斷的抗爭、辱罵、反對、拒絕、爭權的風氣下,大家已經忘記了往日的胸襟。
現在的新黨如何,我不了解,只希望大家想起往日的胸襟。錯過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現在不是怒罵的時候,該冷靜想如何收拾殘局,如何走好下一步棋

Sunday, November 16, 2014

今年四月寫的,忘了舖:
重慶北路林華泰茶行是百年老店,我在那裏買茶葉已經三十幾年。每年必買三峽龍井(臺北縣三峽,不是長江三峽)。從最早以前(民國六十八年吧)一斤四百,三十年慢慢漲到去年一斤八百。今年他們也賣大陸龍井,三峽龍井一斤一千六,大陸龍井一斤八百。
只有臺灣茶葉的市場,三十年才漲一倍,大陸貨一進來,臺灣茶葉一年就漲一倍。
*
幾年前,臺北的補習業者緊張,因為上海一個龐大補習班集團派人來臺灣調查市場。他們資金太雄厚,臺灣業者沒辦法比。
結果,上海那方繞了幾圈就打退堂鼓。一方面,他們認為臺灣的師資比自己的好,在品質方面不能與臺灣的補習班競爭,而另一方面,他們說臺北地區才四、五百萬人,市場太小:大陸多得是五、六百萬人的都市,到內地開發就好了,懶得來臺灣。
*
反服貿,怕大陸商人入侵,他們擠得進門嗎?臺灣市場充斥美國、日本、韓國貨,哪輪得到大陸商品?
大家愛臺灣,所以不買臺灣貨,要歐美日韓進口的才抬得起頭;悍衛臺灣市場,不給大陸貨進來,保護歐美日韓的利益。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