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8, 2014

新黨回來了。
這個黨很特別。二十年前,時值臺灣奇蹟,臺灣算經濟強國;大家看準臺灣將成為亞太金融中心,港日根本不看在眼裏,甚至很多人認為臺灣可以超越瑞士成為世界金融中心。在這種無限發展的憧憬,新黨崛起。
那也是街頭運動時。每次示威選擇在上班尖峰時間開始,我們城中區民很可憐,要上班沒路走。上班時,霹靂轟炸,都是怒吼辱罵,音量盡量放大,好像在戰場邊上班。下班回家時,路景面目全非,到處都是垃圾,到處噴標語。若有示威民眾逗留在那,最好不要正眼看,免得被罵。我們的學生來上課,過公園,迴避民進黨的政見發表會,不然會被壓去拍手。
(說明:我上下班路線過立法院,上班靠近總統府。)
新黨組織起來了,風格截然不同。每個人都很歡喜,搞不清楚他們這個party是參加政黨政見發表會或者另外一種party
黃大州、陳水扁、趙少康競選臺北市長的辯論會有一段可以點出三個黨的不同做風。捷運木柵線正在建,但是工程出了問題,請三位候選人評論。黃大州:「捷運工程出了問題嗎?不會吧!」陳水扁:「捷運是國民黨的東西,我們不要!我們把現有的工程拆除,恢復原狀,不要捷運。」趙少康從工程的專業知識討論如何補救、如何更有益的發揮捷運的空間等等。藍營票源分了,陳水扁當選,借用趙少康的方法。
(當時有人反對捷運,原因是「捷運是國民黨的東西」。三重新莊反對捷運,成功不讓捷運進入他們的地盤,這種勝利到現在才彌補。另一方面,已經規劃好了機場捷運,乘客到西門町辦好登機手續,行李交給航空公司,只需帶carry on luggage就在西門町上捷運到機場;建地已經買好了,準備要動工,遇到總統大選,陳水扁認為他們表示的「敬意」不夠,他當選後,勒令公司解散,整個計畫泡湯了。原來路線比現在的直,因為那時地價比較便宜;到現在還沒通車,臺北市區辦登機的計畫也付之一炬。)
當時不必問,年輕讀書人清一色都支持新黨。我試驗過,一百五十多人的班上問,誰支持黃大州?沒有一個舉手。陳水扁?只有一位舉手,是班上唯一的「老」學生,四十幾歲。趙少康?其它人都把手舉的高高直直的,臉帶笑容。
今年選舉有一位候選人的看板寫「板橋綠營唯一台大生」;若是當年新黨候選人,最高學歷列為台大的,有,但很高的比例是留學碩、博士,都是Stanford, UCLA, Berkeley等一流學校,沒有學店生。政見理智、深入、有遠見、有志氣,真的讓人覺得臺灣可以成為世界舞臺上舉足輕重的角色。所以新黨第一次選舉表現優異…..
….然後新黨煙消雲散,不見了。
十幾年前問,新黨在幹麼?大家已經忘記了「新黨」這個詞。不見了,不知道到哪裏去了。
臺灣的前途也不見了,在不斷的抗爭、辱罵、反對、拒絕、爭權的風氣下,大家已經忘記了往日的胸襟。
現在的新黨如何,我不了解,只希望大家想起往日的胸襟。錯過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現在不是怒罵的時候,該冷靜想如何收拾殘局,如何走好下一步棋

Sunday, November 16, 2014

今年四月寫的,忘了舖:
重慶北路林華泰茶行是百年老店,我在那裏買茶葉已經三十幾年。每年必買三峽龍井(臺北縣三峽,不是長江三峽)。從最早以前(民國六十八年吧)一斤四百,三十年慢慢漲到去年一斤八百。今年他們也賣大陸龍井,三峽龍井一斤一千六,大陸龍井一斤八百。
只有臺灣茶葉的市場,三十年才漲一倍,大陸貨一進來,臺灣茶葉一年就漲一倍。
*
幾年前,臺北的補習業者緊張,因為上海一個龐大補習班集團派人來臺灣調查市場。他們資金太雄厚,臺灣業者沒辦法比。
結果,上海那方繞了幾圈就打退堂鼓。一方面,他們認為臺灣的師資比自己的好,在品質方面不能與臺灣的補習班競爭,而另一方面,他們說臺北地區才四、五百萬人,市場太小:大陸多得是五、六百萬人的都市,到內地開發就好了,懶得來臺灣。
*
反服貿,怕大陸商人入侵,他們擠得進門嗎?臺灣市場充斥美國、日本、韓國貨,哪輪得到大陸商品?
大家愛臺灣,所以不買臺灣貨,要歐美日韓進口的才抬得起頭;悍衛臺灣市場,不給大陸貨進來,保護歐美日韓的利益。妙。

Saturday, November 15, 2014

百步蛇是排灣族的圖騰(守護神、祖先);排灣/卑南雕刻大師鹿樣說,「在排灣族,百步蛇有幾個名稱:Tasalad(伙伴)、 Kamavanan(真正的、正是)、 Kavulungan(祖先)、Kamabanan(長老)、Vulung(蛇王)。」The Hundred Pacer / deinagkistrodon is a poisonous pit viper that is the totem of the Paiwan tribe in southern Taiwan. The Paiwan/Pinuyumayan master carver Luyang says that in Paiwan, the snake has several names: tasalad (companion), kamavanan (the true one), kavulungan (ancestor), kamabanan (elder), and vulung (king of snakes). 

Thursday, November 13, 2014

Hozin說,汽油降到30.7,太讚!這麼便宜,要多買!所以我今早把油箱裏的油倒掉了一半,騰出空間來裝30.7的油。

Tuesday, November 11, 2014

from a court transcript, Fresno, California:
Q. Did you observe anything?
A. Yes, we did. When we found the vehicle, we saw several unusual items in the car in the front right floorboard of the vehicle. There was what appeared to be a Molotov cocktail, a green bottle –
Counsel. Objection. I’m going to object to that word, Molotov cocktail.
The Court: What is your legal objection, Counsel?
Counsel. It’s inflammatory, your honor. 

Sunday, November 09, 2014

Goodbye, good riddance, never come again, it’s 25 years since the Berlin Wall came down. Many thanks to Harald Jäger who put the final straw on the camel’s back. 

Friday, November 07, 2014

選戰已展開,各出絕招。有的候選人目標說不上長遠。看到一位要爭取「免費wifi」;另外一位宣稱「為中和、永和爭取Ubike!」。如今臺灣面對非常嚴重的問題,候選人只能想到wifiUbike、運動中心、刨路鋪路,不如留在家裏,不要參選。你們到底要做甚麼?不要光喊一些模稜兩可、空洞的口號。「一生懸命」要為我們做啥?
很奇怪的現象,就是宣傳資料加外文。可能是蔡英文,因為名字畢竟是英文,所以宣傳資料點綴兩個英文字,Taiwan next。至于為甚麼要選這麼恐嚇口吻的口號(「下一個要幹掉臺灣!」),我也不懂,可是風氣開了,現在很多候選人要加幾個外文字母。最離譜的是桃園一位台聯候選人的口號:Taoyuan UP!這是命令狗的語氣,我叫你站起來你就得站起來!
一般而言,藍營的英文錯得比較少,也是應該的,因為一般而言,藍營的教育程度高些。可是為甚麼在國內選舉要加外文?在美國,有的選區中、南美洲的移民多,英文不太靈光,所以有西班牙語的宣傳資料,可是有幾個中華民國籍的選民英文比中文好?
法國、德國等歐洲國家的英文程度遠比臺灣高,但是如果候選人宣傳資料加英文,一定被罵死,永無當選的時日。宣傳資料加外文,似乎宣佈對自己文化沒信心、把自己的語言放到一個卑微地位,要有外文才光榮。